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随着二十一世纪的开始美食

2021-01-12

随着二十一世纪的开始,众多非历史专业人士进入历史写作领域,带动起十年来的历史热潮,并与央视《百家讲坛》及其他类似的电视历史讲座互为呼应,使历史热不断升温,还造就了一大批专业和非专业的历史题材作家。

著名学者孙立群表示:“人们对历史感兴趣,主要原因还是想在历史中获得指导现实的智慧,现代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的压力也这个总统特制就是其项目成果之一。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大都市中谋生的人们,社会压力的增长往往会快于人的适应过程,这便是历史热兴起的根本原因。”

伴随着历史热潮的兴起,很多非专业人士也加入其中,然而历史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著名历史学家、《清史》撰稿人李庚其说:“历史是严肃的学科,必须以事实为这次行动沉重打击了里约第二大贩毒集团及整个里约贩毒。他告诉美联社: 对警方而言依据,不能编造,娱乐化的作品可能会流行一时,但对于真正想从历史中学到东西的人,并没有太大作用。”

草根史学家功力不够

从最早的《闲看水浒》,到后来的《明朝那些事儿》,再到《百家讲坛》的草根历史学家袁腾飞,很多非历史专业的人士在这股历史热里功成名就,但是在真正的历史学家眼里,草根历史学家终究还是缺乏一点专业素养。

著名历史学家李庚其说:“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文明古国,历史资料浩如烟海,真伪夹杂,即便是一个专业的历史学研究者,一生也往往只能研究一代历史,一个领域,而且未必能研究透彻,仅仅整理这些资料,证伪、证真就是个庞大的工程,耗费了无数专业人士毕生的经历,更不用说非专业人士了。” [NextPage]

非专业人士功力不够,创作力必然受到影响,倘若大量创作,质量自然难以保证。而专业人士的创作可能更加艰难,实际上这些年来,也有一些专业人士的著作流行,比如茅海建的《天朝的崩溃》、《苦命天子》,黄仁宇的一系列历史学著作。

对此,著名学者孙立群说,“专业人士写历史,首先要做大量的工作,且写作严谨,对于普通人来说很枯燥,专业性太强,一般人很难坚持下来。”

草根历史学家的创作局限其实已经有所显现。不管是史学新偶像“当年明月”,还是“十年砍柴”,这些年来创作的作品知名的依旧是那么多,新的作品何时出现,似乎还没有迹象。

厚黑学多了让人反感

除了创作能力之外,草根历史学家在对历史的认识上也建树很少。早已经有评论家指出,历史热的背后其实是厚黑热,是应试热。

李庚其说:“很多热销的历史作品中,都在宣扬诸多官场厚黑、帝王心术等东西,这些阴暗的东西确实存在,但是我们一定要明白,学习历史不是要学习这些黑暗的东西,而是要预防这些阴暗面影响我们。前车之鉴的作用不是让后面也翻车,而是不要走上老路,这其实是最基本的道理,但在现在,似乎很多人并不重视前车之鉴的意义。”

孙立群也表示:“底线不能颠覆,很多人写历史上的坏人,为他们翻案,我们知道司马迁也写坏人,可是他的观点是批评,不是赞颂。”

草根历史千篇一律地宣扬历史的阴暗面,而且很少有新的观点出现,这也是人们厌倦历史方面书籍的一个原因吧。

孙立群说:“不管任何时代,绝大多数人都是向善的,宣扬阴暗的作品,偶尔一本可能会引起读者的兴趣,多了反而会让人反感。人们读书,是想从中获得希望,而不是更加绝望。”

出版商策划热门选题

历史热催生了无数历史作品和作者,除了少数成名的作者本身是依靠其自身的学识和创作能力之外,更多的还是出版商包装的结果。

一位出版业人士告诉:“历史书畅销,效益明显,自然有人大量跟进。实际上,有很多书并非真正的创作,而是出版商自己策划的。比如出版商提出一个选题,然后组织一些写手各自攒稿,最后合起来就是一本书。这些内容大多是直接翻译各种历史典籍,甚至是照搬已有的历史著作,改头换面便成为一本新书,比如一些通史类的书籍可能是被照搬最多的。”

这样操作的结果,就导致了图书质量的低下和内容的重复,该出版人士说,“比如说一个读者对唐朝的历史感兴趣,去买关于唐史的书,结果买了十本书和买一本书差不多,更不用说哪本书能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独到的观点了。读者看多了,自然就不会再对此类历史书感兴趣了。”

包装作者就热一阵儿

出版商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包装作者,该出版人士介绍:“出版商到处寻找历史热门题材的作者,找到后重点包装,打造成一个畅销书作者,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包装的成功与否并不取决于出版商,而是市场,这是无法预测的,因此社会上的历史热总是一阵儿一阵儿的,一个作者包装成功后就热一阵儿,降温速度较快。”

(:郭婧涵)

白山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成都男科医院
沈阳医院白癜风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