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霸者何为第章美食

2021-01-12

霸者何为 第62章

第62章

做为一个武修,平常就需要大量的肉食保持体力和锻炼,现在仅有一点干粮实在不行。

在吃些干粮后,林玄仲又把采摘来的果实吃掉,一直到感觉吃饱才停下。现在药膏开始发挥作用,伤口处明显舒服不少,借这机会,林玄仲赶快回到林中找个偏僻的盘膝坐下运转体内真气。

同昨天的过程一样,半个时辰后,真气已经可以在体内各处流畅运转。在继续运转几个周天后,体内情况大有好转,想想可以趁现在有些体力弄些肉食来吃,林玄仲停下运转真气直接起身,提着长剑便在林中四处寻找起来。

在林子中行走一段时间,林玄仲才发现其实林子并不大,除了飞禽比较多外,走兽倒真的很少见。

好在没多久,几只兔子出现在视线中,让林玄仲发现一丝希望。远远望去,几只兔子正在一起吃草,还没发现自己的存在,于是,林玄仲悄悄移动过去,然后用长剑对着其中一只兔子射去。

即便现在林玄仲的身体状况很差,但是只要长剑碰到那只兔子,林玄仲肯定不会失手。

接下来的一幕正好证明林玄仲运气很好,似乎平常过得很安逸,直到长剑快要接近几只兔子时,几只兔子才发现有未知东西向它们飞来。一阵惊吓,几只兔子立刻四处逃窜起来,结果正好有一只兔子没跑掉被长剑歪打正着地插在身上。于是,林玄仲便没失手。

长剑刺入兔子身体太深,兔子当场死亡,接下来林玄仲要考虑该怎么吃。身上没带火具无法生火,周围又没有火源,自己总不能直接生吃。

想想以前在书中看过不少武修野外生存的故事,记得书中说过有些性格凶狠的武修会生食野兽之肉,饱饮野兽之血。可是书中还说,一般武修都是把猎物烤熟在吃,因为生食令人难以下咽。

另外,书中还提过时间有一种叫火石的石头,通过对碰可以产生火焰,但是自己不但没见过火石是什么样,更没用过火石,所以林玄仲知道自己没有生火的可能。既然如此,林玄仲只能先鼓励一番。

没多久,回到河边,林玄仲用长剑隔开野兔的皮,然后取几块肉在水中洗洗。尽管洗了很长时间,兔肉还是有些怪味,可是没有选择的林玄仲还是忍着难受试着嚼吃起来。

不知该怎么形容用牙齿嚼着兔肉的感觉,林玄仲也不敢仔细体会,而且仅仅只是把肉放在口中,林玄仲便已经干呕起来,所以此时更加闭紧眼睛不去想任何关于口中的感觉。

磨磨蹭蹭,直到半个时辰后,林玄仲才把刚才割下来的一块兔肉吃完,由于恶心的感觉非常强烈,林玄仲觉得接下来一天自己都不需要再吃任何东西。

把剩下的兔肉放在一边就是锐。myang 85mm f/1.4 AS IF UMC三阳这个牌子可能大多数人都是陌生的,林玄仲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刚才嚼吃兔肉的事,转而安心地在一旁运转真气疗伤。

等到再次睁开眼睛时,一阵饥饿感涌来,甚至让林玄仲忘记刚才生食兔肉时的恶心,于是,林玄仲又割下一块兔肉来吃。

吃完林玄仲赶快到河边用手捧水喝,结果不经意间林玄仲发现散落下来的头发变成灰色,不再像之前那样雪白,仔细打量一下,林玄仲惊讶地发现似乎自己的头发正在变成黑色。于是乎,连喝水都不顾,林玄仲反而集中注意打量起自己的头发来。

直到一刻钟后,见头发一直没有变化,林玄仲又回到原来的位置运转真气疗伤。疗伤过程极其枯燥乏味,所以时间过得很慢,可为了尽快能让伤势有所好转,林玄仲还是耐着心在为自己疗伤。

午后,飞禽走兽的声音减少,外面异常燥热,林玄仲回到离河岸不远的林子中。林子里依旧空气凉爽,通过长时间的盘膝疗伤,现在林玄仲可以感到伤势正在恢复。于是,林玄仲打算再在林中待些时间,然后准备好一些食物后再继续踏上前往闻风城的路。

如果几天后伤势大有好转,那么接下来抵达闻风城只需要几天时间,当然如果能有一只高头大马那需要的时间会短的多,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林玄仲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腿,所以只能等伤势好些后再出发。

等到林玄仲再次停下疗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白天的兔肉只要一想起就会反胃,林玄仲便起身四处寻找其他猎物,可是最后什么都没发现,等到天黑回到原来的地方就只能吃剩下的干粮。在晚上休息之前,林玄仲又到河边清洗一下伤口,然后抹上药膏才回到原来的地方休息。值得一提的是,在河边林玄仲又发现自己的头发变黑一些。

不管头发颜色是不是在变,总之最后会有结果,所以林玄仲没有关注太多头发问题。

白天一整天都没遇到野兽,晚上虽然有可能遇到,但林玄仲并不太担心。在继续运转真气一段时间后,有些劳累的林玄仲直接靠在树上睡着。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醒来还是那样,林子中到处有鸟叫的声音。睁开眼后,林玄仲明显感觉到今天早上的情况要比昨天早上情况好很多,只是略微活动一下身体便轻松地站起来。

掀开衣服一看,几处伤口已经有愈合的痕迹,虽然没有药膏可用,但是林玄仲觉得只要有足够的食物,足够的时间休息,外伤还是可以自行痊愈。于是,站起身简单检查一下身体情况后,林玄仲便提着长剑去找猎物。

不知怎么回事,早上明明是许多动物进食的时间段,可是偏偏找来找去什么都没发现,结果肚饿难忍,林玄仲只能找来昨天那些剩下的兔肉吃些,最后实在不行又吃了一点干粮,然后在林中找些果实解渴。堪堪填饱肚子,找个地方,林玄仲又通过运转真气来疗伤。

奈何今日情况明显不同,还没过去一个时辰,由于不停地运转真气,饥饿的感觉忽然产生,而且越来越强烈。似乎那点食物补充的力气完全不顶用,林玄仲必须要再去找些吃的补充力气。

在明白食物对疗伤的重要性后,提着长剑,林玄仲又在林中四处寻找动物,结果一直找到河边。河水清澈见底,里面游鱼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看的林玄仲垂涎欲滴,想想鱼肉或许比兔肉好吃些,林玄仲觉得自己可以弄些鱼来吃。现在浑身都是力气,正好可以下水抓鱼。

小心地走到河里,林玄仲等两手握着长剑对着下方的水面,等到有一条鱼从下方游过时,双手一个用力直接将长剑插下。

长剑入水毫无阻挡,只是一直到停下都没有那种插中什么东西的感觉,有些忐忑的拔出长剑后,林玄仲失望地发现果然刚才并没有插中游鱼,再想用剑插鱼时,不仅那条鱼因为受到惊吓远远游走,连周围的鱼都被吓走很多。

好在河里面的游鱼胆子很大,没多久,又有几条鱼从周围游过,可是下一次下手,林玄仲又以失败告终。之后林玄仲又试过几次,几乎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而且长剑击水,水花溅在身上已经引起伤口不适。察觉到身体的异常,林玄仲忽然想起已经没有药膏可用,伤口不能沾水,只好无奈地离开河里。

费了半天功夫,却只能以一无所获收场。回到岸上,林玄仲一脸无奈,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觉得自己能插中,偏偏每次都插不中。现在不但没有鱼吃,伤口还出现问题,林玄仲没时间去回想刚才抓鱼的情景,赶快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搭在树枝上晒着,然后小心地查看几处伤口情况。

不知不觉又是半个时辰过去,饥饿的感觉越发强烈,剩下的干粮却没多少,没办法,将剩下的干粮吃完后,林玄仲望着还剩下的那些兔肉唉声叹气。想想今天伤势才刚有气色,自己就没有食物用补充体力,现在若是不吃兔肉接下来还能干什么。无奈之下,林玄仲只能吃那最不想吃的兔肉。

一天后连兔肉都吃完,因为食物问题,林玄仲只能在林子中四处找些吃的,一直沿着东面走,不知不觉间便离开了原来的小林子。

接下来几天里林玄仲基本上是饥一顿,饱一顿,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用来疗伤。结果虽然外伤愈合不少,可是身体内部情况异常糟糕,许多经脉因为没有真气滋养出现恶化移动互联上抢夺用户、划分格局的时刻到来了的情况,而且林玄仲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无法改变其中一些经脉的情况,现在林玄仲的实力只相当于一个受伤的二阶武修。唯一值得提起的便是几天里林玄仲走走停停也走了几十里路,距离闻风城倒是更近一些。

此刻站在一处荒原上,望着一些正在吃草的大型野兽,林玄仲在考虑要不要攻击其中一只做为食物。

过去几天里林玄仲已经积累一些捕猎的经验,所以对于猎杀一些速度慢的野兽倒很有把握。

血小板低穿刺病理检测
天津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杭州妇科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