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信托

长生不老的例子并不怎么吸引人美食

2021-01-12

长生不老的例子并不怎么吸引人,但也卖起了兔粮。除了贝蒂·怀特(Betty White,生于1922年的好莱坞长青喜剧演员)之外。如今早已逝去的古代希腊人曾讲过一个关于提托诺斯(Tithonus)的悲惨故事。提托诺斯是一位王子,他能够长生不死,却仍会逐渐老去。这就是为什么你在年轻时要尽可能避免晒太阳。几个世纪之后,耶稣曾允诺给每个人以永生,但是,在哪里度过以及如何度过整个生命仍然是人们热烈争论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一件人人都向往的事情,风评却不太好呢?关于长生不老的“悲剧”故事源源不断地涌现。例如,吸血鬼因能够长生不死,而从一个恐怖怪物变为了令人同情的生物。改编自理查德·K·摩根(Richard K. Morgan)赛博朋克恐怖小说《副本》(Altered Carbon)的剧集将由Netflix播出,在这部小说中,长生不老在反乌托邦自由市场中占有核心地位。书中的角色波茨(Ponce de Leó)不断追寻着“年轻之泉”,他傻乎乎的,和数百万前往佛罗里达享受现实版“不老泉”的老年人们没有什么不同。

很明显,我们像哈姆雷特一样,仍然纠结于我们那坚实的身躯,我们很少有人能够摆脱死亡阴影的缠绕。但荒唐的是,仍有诸如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这样的人在追求长寿,去寻觅玛士撒拉(《圣经·创世记》中的人物,据传享年965岁)的秘诀。其实我们内心里都知道:生有时,死亦有时。

这种自《传道书》以来便流传甚广的智慧,正是下面这五本最新小说的主题。这些小说即便无法让我们一品长生不死的滋味,至少也能让读者体验一下永远不会终结的一个星期。这些作品来得恰是时候,这有点儿令人毛骨悚然。但这也表明了,这个主题与我们这一代人之间的关联正越来越大。我们会回顾那些曾经带着深重迷茫、前往未知之地的旅程。这些当代作家在喜剧和悲剧、现实主义和幻想之间,挖掘出了许多古老的思想,并为之设定了不同的结尾,让这些思想重新焕发生机,弗兰肯斯坦博士的思想便是其中一种。

《如何静止时间》

马特·海格(Matt Haig)的《如何静止时间》(How to Stop Time)是一本浪漫爱情小说,同时夹杂着许多哲学观察。“我老了,”主人公在开篇说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汤姆出生于1581年,他生来便患有一种病症,使得他老去的速度比我们其他人慢15倍。听起来似乎很棒,但对于汤姆来说,自从一位法国驱魔师因觊觎他母亲的美貌而杀死了她之后,这种延缓衰老的病症便成为了无穷无尽的折磨。

到了21世纪早期,他已经不再想每八年换一次身份,他只想居住在伦敦,教一门高中历史,他绝对有资格来教这门课(毕竟,他曾和莎士比亚共事过)。但是,有一个秘密组织会去保护诸如汤姆等人。这个组织不会丢下他一个人,也不会让他陷入爱情之中。作者海格生活在伦敦,他这部深刻的小说中闪耀着智慧的光芒。主人公只是一个活了4 9岁的普通人,他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试图寻找一些问题的答案:“你是如何生存在当下的?你是如何阻止其他所有当下的幽魂不再闯入进来?总之,你是如何活下来的?”

《永生》

然而,达拉·豪恩(Dara Horn)的作品《永生》(Eternal Life)中的女主角瑞秋却有着完全相反的问题:她想知道怎样才能死去。在古代的耶路撒冷,她为了挽救自己的儿子而陷入了一个诅咒:她的生命永远不会终结。如今,瑞秋已经无法忍受“绝对的孤独、一年又一年的无尽的思乡之孤独、没有人可以想象的深刻寒冷的空虚之孤独”。她埋葬了许多任丈夫,比许多孩子活的时间都要长。但是,这一次的生命往复是她最喜欢的一次。这一次,她生活在纽约,是一位年约84岁的祖母。她想让生命就此停止。或许她的医生孙女能够帮她,但是她该如何在听起来不那么疯狂的情况下去说服孙女呢?

豪恩的第一部小说《在图画之中》(In the Image)出版于2002年,自那时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她的作品。这部新作品给人的感觉更轻盈,痛苦之中包含着喜悦的时刻。《永生》将悲剧和灵性合二为一,豪恩的独特风格在其中熠熠生辉。

《不死者》

小说《不死者》(The Immortalists)是克洛伊·本杰明(Chloe Benjamin)的处女作,一经出版便登上了畅销榜。这本书以一个经典的睡衣派对问题探讨了生命的终极问题:如果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你会怎么办?序言里有四位来自纽约的兄弟姐妹,年纪小小的他们凑钱去找了一个预言家。这位预言家能够揭示每个孩子的最终死亡日期,这使得四个孩子惊恐不已。但这本书真正的魅力在于本杰明的叙事能力。接下来,故事分成了四个相互联系的中篇故事,每一篇故事都讲述了其中一个兄弟姐妹长大成人之后的故事。尽管这本小说的开头异想天开,但这个故事总体而言充满了悲伤和被压抑的希望。当一种新型的奇怪癌症在男性同性恋者身上蔓延时,最年轻的小男孩抛弃了自己的家庭,奔向旧金山寻找性解放。他的哥哥认为,他能够将当初预言师赚取他们的钱重新赚回来,但是真正的灾难却不是那个旧时的骗局,每件事都与他自己的痴迷有关。最后的故事是一个妹妹的故事,她在研究长寿问题——这个故事平衡了之前的那些悲剧。这是一部关于爱的小说,爱或许是在地球上生活的我们这群人唯一的永生方式。

《不老的人生》

斯坦利·宾(Stanley Bing)的科幻小说《不老的人生》(Immortal Life)与如今长生不老的科技前沿正相吻合。在这部小说中,阿瑟是太阳系最为富有的人,他不想“踏入静谧的良夜”。在127岁的时候,他的身体大多是围绕“血肉的干块”,由各种合成物所组成。每天早上他会动动仿生腿,睁开电子眼。每次热烈做爱之时,他的 D打印机都会打印出新的生殖器。但是“生活延伸的艺术总有缺点”,宾这样写道。阿瑟的目标是制造一个年轻的身体,然后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那个身体里去,这是一条“解决死亡问题的永久之道”。这具新创造的身体名为“基因”,它并不想仅仅作为阿瑟的一个容器而存在,这最终导致世界范围内出现了一场暴力冲突。确实,这个故事可能有点平淡,但是斯坦利·宾(Gil Schwartz的笔名)几十年来都在讽刺荒谬的科技和虚拟的生活,而这些讽刺正在全都一一实现。

《来生》

在自己的处女作《来生》(The Afterlives)中,托马斯·皮尔斯(Thomas Pierce)用相当细腻的笔触,探讨了科技和长生不死之间的关系。 岁的吉姆突然心脏停搏,但最终被挽救了回来。他非常开心能回来,但同时感到很忧郁,因为在他死亡的几秒钟内,他“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光、没有通道、没有角度”,这似乎意味着来世并不存在。但是,身为贷款代理人的吉姆,最终用按揭方式购在短池世界系列赛新加坡站、北京站和东京站的几项比赛中全部在预赛被淘汰买了一栋闹鬼的老房子。皮尔斯曾经获得国家图书基金会的奖项,他想知道灵魂会推动他前往哪里。这可能会让那些想看大起大伏剧情的读者们感到困惑,我却为他那些发人深省的沉思、关于教堂和精神的睿智观点深深打动。关于闹鬼房子那一部分的中间章节,有着一种外生性的能量。在皮尔斯形容的未来当中,全息图和人工智能代替了我们与真正人类之间的许多互动,一种能够长生不死的其他种族,或许可能会在最后审判日的号声吹响之前出现。我们可以感受到,皮尔斯在描写这种境况时感到非常不安。

(:王怡婷)

拉萨治疗妇科好方法
西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医院好
福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