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银行

代表青帝第九百六十四章广国公下

2020-09-17

青帝 第九百六十四章 广国公(下)

上天作美,下起细雨来。

两人都垂手出来,抵达甲板上,风雨吹来,却打不进三尺内。

放眼四望,但见细雨簌簌而降,这里陵山并不远,整座都是青石,山顶有泉溢下,满山郁郁葱葱径幽林茂,配合着风声雨声树声,真令人万虑皆空。

两人都是怅惘观看雨景,似悲似喜,不知过了多久,方听广国公叹息一声,说着:“此地我三百年前过来,当时军情紧急,匆匆一观,现在人在景在,世事却尽非了。”

叶青笑了一下,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天地运转自有道,只是大道渊海,我等难识这造化之数罢了。”

广国公听着这诗,本是一怔,听到最后一句,更一时无话,良久才说着:“既难识这造化之数,道路曲折谬误又谁知呢?”

“只要方向对了,那道路曲折又何妨,唯只是人力有时而穷,故往往半道而折罢了。”

“可英雄意气,与旁人不同,不就在这里?”

这坦坦而说,又到油伞阻挡的案前,端起酒杯一仰而尽,又给广国公斟上,笑着:“广国公,你说是不是?”

广国公稍一伫立,自失一笑,也取来饮了:“是么?”

“坐着慢慢说。”良久,广国公笑着也替叶青斟酒,说:“既是这样,那我也不虚言,这次我前来,是奉了皇帝旨意,但不是明旨,是暗旨,汉侯是仙侯,自得一一说明,才得下旨。”

叶青一笑:“那朝廷是什么意思呢?”

“汉侯屡建大功,又第一个成就真仙,国公都不能褒功,可封汉王,许迁到东海,向海外东州开拓边疆,建其藩国”

“朝廷这是在和我说笑话么?”话还没有说完,叶青就手按酒杯,冷笑的打断了话。

自己南廉洞天在这里,自己基业在这里,叫自己舍得这大好已在的基业,去建藩国?

这又有几人跟随?

别看这崛起不过五六年,但时也势也,想简单重来何其不智?

一旦失了洞天和基业,就失去大半根基和气数,到时别说发展,怕自己生死都未必能把握。

虽早有预料,但见着叶青连话都没有听完,就冰冷打断,广国公心中还是一阵发凉,此刻他才真正感到了一丝恐惧和憎恨。

广国公看着叶青,含笑,徐徐说:“汉侯误会了,您是真仙,封地又在南廉山,怎敢要汉侯退出?”

顿了顿,才说着:“应州必全封给你,但必须退出湘州各郡,汉侯若是不肯,我亦难挽,若是愿之,我这就可求朝廷明旨。”

叶青听了面无表情,环视周匝,似是沉吟,良久才笑着:“这事甚大,我要回去细谈――一个月再答复罢”

一个月

以广国公的城府,都难以置信看着叶青,震惊于他能说出这么荒唐的话。

朝廷能商量已经是天大面子,谅朝廷一个月?

再是桀骜也不是这样吧?

叶青眯起眼睛:“怎么,广国公想逼我现在答应?”

广国公就苦笑说:“不敢……”

就敛了两个民进党元老参加长沙国共论坛笑,露出正容,看一眼叶青:“一个月真的太久,不利统合力量抗击外域,不开玩笑的话,汉侯可有三天时间考虑。”

“三天,也可以。”叶青笑了笑,本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就没有再去反驳,就要答应,一个熟悉的青脉仙灵气息出现在感应中,那是……

旋即一道青色衣裙的丽人出现在甲板上,对叶青颔首,眸子扫一眼,最后落在广国公上:“原来是你,一百年不见,欺负小辈的事你真是越做越顺溜了。”

广国公脸色微变,这是青脉律政园的大司命……化身。

见这真仙不反驳,大司命不理会,只对叶青一颔首:“你且留在这舰上,不用别处,我尚有些商量和他说来。”

“是,殿下。”

叶青猜测大司命来时或听到了最后几句,出了门,却想起自己还不熟悉这舰,就扫了眼,正想寻人。

“等等。”这时,清郡王转出,一拍手,叫了王妃宁娟出来,笑:“宁妃熟悉这舰和周围风景,汉侯和夫人有雅兴,可由陪游。”

宁绢不敢看叶青的眼睛,望一眼广国公,见他点首才笑说:“侯爷,几位夫人,这面请……您的休息室在顶层,妾身给二位殿下引路。”

江晨和诸葛亮几人瞥了眼,跟在主公离开,龙女和芊芊她们亦是,一转眼场面就变空了下来。

张维村一直暗自留意观察事态,此时若有所思。

自大司命分身出现,广国公一直板着脸,明显不反驳,很忌惮,事情没有郡王计划中顺利,看来自己得做些准备了

他这样想着,正逢红绡凑上来低语一句,就顺势微笑:“我夫人有点身体不适,我带她去外面透透气。”

“湘侯请便。”

清郡王勉强笑说着,眼睁睁看着所有人一个个走掉,连自己夫人宁娟都不见了影,心中这股子郁闷就别提了。

广国公静静看着,直到此时,才吐了一口气:“本来就给个王爵,打发去东海,就不现实,只是有些大臣坚持,而皇帝又有些想念,才加在里面。”

“封地和洞天都在应州,保留成内封之地,携势压迫,尽快签约,早点打发去东海得了…惜此子没有当场答应

“现在杀出个大司命来,怕情况又是复杂了?”

清郡王不敢过问仙人之间的事,只想了想问:“向东开拓,那面就是青脉东海……岂不是放虎归山,纵龙入海?

“说是这样说,但本脉深层隐秘还非你可知,仙格离了体制就成就缓慢,叶青强只在个体仙人,岂有魏宇基业?

“只要迫使其吐出湘州,应州充其量就是一个穷兵黩武的边州。”

清郡王还是很小心说:“叶青此人,很善于军政。”

广国公一哂,平淡说着:“那得有时间,你不想想魏国多少代牺牲,才开拓现在的基业?”

“有些事你不懂,新诞生的荒芜之地,实是巨大虚空碎片,带着天生外域气息,入得此方大地,就诞生出别种野人、荒兽,有些保留多些,还能有荒神,甚至重建些文明。”

“这些消化融合,就能使本域物种人种繁华。”

“可不能消化前,不比外域大军难度少多少。”

说着这些,广国公见清郡王已有迷糊,当下一笑,这些仙道密事,说些于什么呢?

当下就一笑,把话题拨了回来:“总之,汉侯就算再强,只能缩短前期垦殖,东洲实就是蛮荒大陆,拼了命开垦也得两代人吧?”

“青脉最重就是时序,过个几十年错过时势就算仙侯不足为虑,这一轮争龙不要想了,再等个两百年或才有机会

清郡王听得点头不已,蔡朝度过这劫至少能到五百寿,或那时叶青汉国就成长到现在北魏一样,成了大敌,但自己这一代很大可能看不到,至少不会直接成威胁,就无所谓了。

天庭之下,没有长久天命,革命是天道,是大数、顺天应变,这已经是常识,就算是清郡王都认可这个现实。

只是在这一朝,为这一朝尽心,这是本分,何况自己是皇子。

送了广国公出去休息,他一个人在舱内踱步片刻,心中念头百转:“三家会盟三家会盟,我实只有一郡之地,府库都撑不起大军,全靠朝廷压下,还有这片地域对应的界膜是土德守护,临时借得仙人压阵,否则……”

“谈判一不成,叶青固受朝廷反噬,但我在父皇里的分数就一扣再扣,连几个兄弟都要看不起我了……且还有个湘侯心思叵测在背后,随时准备捅刀子,哼……连襟……”

“大司命这种地仙不是能欺,她一来,叶青怕没有这样容易答应条件……或只能过几日,朝廷清剿十七州的消息传来,才可以势迫之”

“要是这叶青选择捏住湘州、不惜一战,反就好了……可惜观其行,这可能性不大,不能内战是真,但就和入军湘州一样,总有的是办法绕过……人间有人间的规矩……”

少顷回过神来,望见这空空会议室,陈设历历在目,让清郡王有点索然无味,暗自一叹:“若非这是仙侯,大部手段都使不得,哪里要这样麻烦?”

阳光安静穿透舷舱照在冰冷谈判桌上,淡黄的光柱里,一粒粒尘埃上下沉浮,顺着气旋的涡流飘动,给空气里蒙上一层迷雾,又恍莫测的命运。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舰舷甲板上,雨停了,偶露出几丝阳光,比清晨时还要昏暗,一阵风吹来,湿润水汽中带着田野泥土的馨香,有点热。

这又是下雨的味道……

红绡呼吸着这种空气,水伯的女儿自没有身体不适,跟上了前面男人的脚步:“夫君,您为何借口退场?”

“嘘……”

张维村摸摸她柔润白嫩的手,发了屏蔽:“你没有看出来么?你姐夫的筹谋失算了,嗯,不过不怪他,年轻气盛,此外且这安排多半是广国公的意思……可惜还是小看了汉侯,毕是当了下土几十年的汉帝,不是人臣思维所能局限下来

说着叹了一声:“下土封帝,是最大变数,谁家不是皇帝,哪个不知权谋?谁能唬谁呢?”

“只有堂堂阳谋,才能胜之。”



一岁宝宝肚子胀
枣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通辽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