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重生废柴掌门第一百八十九章秘事美食

2021-01-12

重生废柴掌门 第一百八十九章 秘事

“要是是思颖掌门救得那些人对她仍然心怀感激,要尽力救活她倒不稀奇分别由百度副总裁王湛和副总裁向海龙负责。,过了这么多年,那些人恐怕时移世易,居然还这么热心要救活她,怕是要什么东西吧。”边墨的语气略显嘲讽。

“你什么意思?”楚惜情感到惊讶,不过马上想到机关门的绝密手札也是必须救活冰夫人才有可能拿到,马上就释然了。

“小楚,你虽然良善,并不是无知之人,见过诸多事情,应该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明白。”楚惜情低下眉睫。

“我不是故意说这些,只是最近心情不好。”边墨忽然道歉。

“不,没什么,你说的很对。”楚惜情想边墨经历了人情冷暖,也是不容易,又不是什么单纯的人,说出这些话实在没什么稀奇,只是他说心情不好,显然最近也是有些不顺,于是打算安慰他一保持驾驶舱清洁下。

“我知道你们族的存活重压都在你这里,你能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用为这些小事跟我道歉。”

边墨随后没有再说什么,晚上出去之前照样叮嘱了一番,这才出门去。

他出去没多久,楚惜情就听得外面有敲门声,而且一派灯火通明,顿时心里有些慌张,整理了一下开门去。

”你是庞道长的仆从?他人可在这里?“打头的弟子语气很不好,楚惜情心里打了个忽悠,但竭力装得平静。

顺势半掩着门口“道长刚入定修炼,你们没什么要紧事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我们就看看,不打扰道长清修。”带头的弟子自己走了进来。

走了几步后,叮嘱后面跟着的人“你们不用跟着来,我去看看就好。”

楚惜情暗道这人还懂起码的礼数,就是不知边墨的障眼法能不能骗得过他。

两人顺着门廊走到边墨居住的房间,楚惜情拦下他“庞道长在里面修炼,你要是无意打扰他,就在这里看看便好,我本来不应该放你进来,但道长之前叮嘱,这里是人家地盘,若是有什么要求还是能照做的便照做,省的出了什么事说不清楚的。”这话里带着几分怨气,那弟子也不是听不出来。

既然听得出来,态度也有所收敛“贵客莫怪,我也不是有意唐突,实在是奉命前来罢了。”

楚惜情打开窗子,里面端坐着边墨,周身围绕禁制,防止他人踏入,此时也没受影响。

确实看见边墨在里头,弟子也就转头离去,把门边等着的那些也带走了。

人是都走了,楚惜情心里却忽闪了起来,总觉得这事情怪怪的,但是又不能贸然出去,恐怕坏了边墨的事情,只守着边墨的阵法担忧到天明。

到了天明,边墨可算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道歉“昨晚他们大搜查,可是吓到你了?”

“倒是有点害怕,不过不严重的,昨晚到底怎么了?”

“不是我,青教还混了别的人进来,偷了他们的一样东西。”

这可热闹了,青教居然还有别人混进来。

“那现在咱们岂非也是怀疑对象。”楚惜情担忧道。

边墨点点头“最近都不能肆意行动,恐怕计划也得终止,好在我昨天找到了一些重要线索。”

“什么线索?”楚惜情觉得自己好无能,帮不上忙只能问。

“思颖也不是无缘无故帮助青教,她跟青教的某位掌门是远亲,无意间得到了青教的秘籍,但是缺少最基本的心法,于是混进青教修习,谁知那时青教赶上大乱迁徙,她秘籍练到了关键时期,需要青教的人扶持,只能带着他们奔走,后来不知为何变成了掌门,但她本来不是青教的人,又不愿将秘籍传给身边的长老,因此遭了暗算,那些人本来想囚禁她从她的嘴里问出秘籍下落,谁知道她吞下了曼蜜,这些人不明就里,只能先想办法把她救活。”

“这些你是怎么查到的?”

“他们最近不是都在禁地么?我就反其道行之,去了现任掌门的书房。”

“你好大的胆子,没事吧?”楚惜情刚才光注意他看起来没事,还没有询问他。

“放心,没什么事情,”边墨笑了笑“我脸上的面具有些开了,你帮我处理一下。”

楚惜情连忙帮他弄脸上的面具,又说了昨晚这里发生的那些事,刚贴好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

心道一声好险,楚惜情开门后发现又是昨晚的那个弟子,不过这回不是兴师动众而只有他一人。

“在下粹白,我是来赔罪的。”粹白说着行了一礼。

楚惜情在这里的身份只是一个仆从,忙还了礼“我可受不起。”

此时边墨在里面说“带他进来吧。”

粹白依然是进来就行礼,嘴里叨着昨晚不懂礼数。

边墨和楚惜情知道,青魔道定是查出来昨晚之事不是他们所为,怕惹恼了边墨,不跟他们继续做生意,所以先派粹白来探口风。

边墨没有拿捏他们的意思“我就是来做生意,有灵石就好说,其他的事情都不怎么在乎,只要不是被随意诬陷就行。”

“想是先生也略有耳闻昨晚之事,实在对不起先生的信任,我这给您赔罪。”粹白听出来边墨不欲追究昨晚之事,只是心里有些不爽,门派交给他的任务完成就好。

“你也不用赔罪了,这事说到底怪不到你头上。”边墨让人别行礼了,赶快回去就好。

“没想到先生是这么好说话的人,昨晚实在唐突,不如今日我做东,请先生去附近的坊市喝一杯。”粹白这个人很会来事,也莫怪门派让他来执行这种得罪或讨好人的差事。

边墨本不欲去,但他此时扮演的是深谙经商之道的人,因此也只能客套一下就应了。

这晚上的酒水说是粹白做东,实际是青魔道掏钱贴补,边墨和楚惜情吃着青魔道请的东西就当出了一口恶气。

酒席过半后,粹白拉着边墨道“昨晚是我不懂事,道长莫怪就好。”

边墨此时也装着已原谅他“酒水都吃了,不说这些,虽然我们修仙之人不讲究口腹之欲,不过你这里玉盘珍馐,确实也很罕见,就当长见识了。”

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好方法
海口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
南京男科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